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偷香贼 > 【都市偷香贼】第110章 一些真相
    第110章·一些真相2019-8-4观察了一会儿,韩玉梁就确定,易霖铃在这个世界绝对活得很好。

    短短五分钟,她一边从杉杉那边了解情况,一边带着杉杉一起在摊位上卖起了书。

    比起那两个助理一个圆脸一个全是痘,易霖铃和杉杉齐上阵的效果理所当然好了无数倍。

    等到高价的精装签名版开卖后,杉杉就成了负责出货的主力,而正主儿,那位曾经的女侠,似乎忘了自己答应的要帮忙观察绑匪的事,专心在摊位上一本本画起了签名。

    韩玉梁到杉杉身后帮忙,小声问道:“累么?累就去坐会儿吧。”

    杉杉摇了摇头,依旧专心致志帮忙卖书,递出去两本收钱后,才扭身轻声说:“这样……这样稍微分心一些也好。”

    不到一个小时,精装签名版就销售一空,看易霖铃拿着一个魔法少女花纹壳的手机到一边联系完补货的事,韩玉梁忍不住跟过去道:“你要忙,我就带杉杉找别的地方去了。”

    易霖铃低头整理着剩下的存货,头也不抬道:“我是忙,但我说了帮她,就肯定会帮到底。行侠仗义,岂能半途而废。”

    “你有几只眼睛?够用啊?”

    “靠眼睛,多少也不够用。”

    易霖铃微笑道,“你看我给杉杉安排的位置,在那边帮我卖书,能看到她的角度剩下的就非常少,我签名过程中一抬头就能看到大部分地方,而且,除了我的眼睛之外,摊位后面的两个监控也在录像。等上午的活动结束,中午找个地方把录像迅速回滚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记住样子,下午一发现,就先抓住再说。”

    韩玉梁笑道:“没想到你的计划还挺缜密。”

    “你想更省事儿点的话,就也出面帮个忙。”

    “好,你说吧。”

    “你到杉杉的另一侧,挡住她。”

    易霖铃的眼睛里闪动着颇为兴奋的光,“把上衣脱掉,以你的身材,稍微弄弄头发,就和我笔下的男主之一非常相似了,引来一大堆腐女排队,至少能多封死一个角度。”

    “顺便帮你再多卖点书?”

    “举手之劳嘛,你都已经在帮着卖了。没看好多小姑娘悄悄瞄你么?快点快点,别废话了,脱。”

    于是,一代淫贼韩玉梁,就这么开始了自己人生初次漫展卖肉销售本子的生涯。

    果然,销量比杉杉和易霖铃加起来都好。

    他凭借自己的相貌身段,并不是没享受过被女人饥渴凝视的待遇。

    只不过,面前这些凝视基本都在意淫他摁着另一个男人干屁眼,让他浑身上下乱起鸡皮疙瘩,起得停不下来。

    一上午在忙碌中过去,杉杉终于等到了一个短暂的解脱——那个跳蛋没电了。

    虽然绑匪很快发来信息让她趁场馆中午休的空隙给跳蛋充电,但至少充满前那两个多小时,她只需要担心体内那个放电的家伙就好。

    猫女那种连身泳衣一样的皮装非常不好穿脱,为了解下跳蛋,易霖铃专门跟着杉杉一起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兴致勃勃地插上充电器用两本书挡着周围的视线研究了很久。

    场馆的热销盒饭味道难以下咽,韩玉梁随便吃了几口,就坐在杉杉身后为她按摩推拿放松肌肉。

    她吃着饭享受了一会儿,把马扎往后挪了挪,靠在了他的身上,轻声说:“你也休息会儿吧,不用按了。抱着……抱着我就好。”

    “不怕绑匪悄悄拍下来给你老公看么?”

    他低下头,故意如此问道。

    “随便吧。”

    她放松下来,双手扶着他的大腿,掌心小幅度地抚弄,“我觉得……我老公可能并不在乎。那次他带我去找你做按摩,我……就该知道的。我其实一直在骗自己,骗自己……他还珍惜我。”

    韩玉梁环抱着她的腰,轻轻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想要用他更适合的方式来爱你。他用之前的方式爱了你很久,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我会问问他的。等到……我找到他后。”

    杉杉平静地说,“我还爱他,我希望他能告诉我,他打算让我用什么方式……来爱他。”

    易霖铃吃完饭后,找个借口遣走了来帮忙的两个学妹助理,抱着笔记本电脑,开始跟韩玉梁一起回放监控录像。

    杉杉一开始还尝试帮忙,发现身边的两个都是能在十六倍速播放下依然过目不忘的怪物后,沮丧地去一边躺在几个并排摆放的抱枕上午休了。

    “没有可疑。”

    看完全部视频后,韩玉梁揉着眉心,神情颇有几分无奈。

    “你不是说对方会易容术么。在动漫展这种地方,变装很容易的。估计绑匪比咱们预计的谨慎小心得多。”

    易霖铃不死心地回看并否定了几个疑点,托着腮道,“不行,就只能靠咱们习武之人的直觉了。”

    “直觉?”

    “下午的cos表演,杉杉不是在最后的附加报名部分么?”

    易霖铃扭头略显羡慕地望着杉杉曲线起伏性感迷人的身材,“绑匪不会放过在舞台上公开羞辱她的机会,咱们两个高手四只眼睛,就不信抓不出一个孱弱的现代人。”

    韩玉梁慎重道:“那肯定是现代人,但……未必孱弱。我总觉得,那家伙有一部分是冲着我来的。我之前帮着处理黑街那边一个毒品桉子,得罪了几个大帮派。”

    易霖铃扭脸盯着他,笑道:“你该不会是哪个大侠易容的吧?这可不像是你办的事儿啊。”

    “不像么?”

    韩玉梁澹澹道,“丰州奸杀多名少女的疯子不就是我出手挂到城墙上的。”

    “那不是因为同行相忌,你恼他抢了你的目标么?”

    “永州蝗灾,去劫赈济粮的山匪,可是我一网打尽的。”

    手机看片:LSJVOD.COM“可我怎么听说,你捎带脚弄走了他们七个压寨夫人和一个女匪呢?”

    “相爷遇刺,可是我一力抵挡下来的吧?”

    “然后你就睡进人家闺女被窝里了啊。”

    韩玉梁忍不住道:“你们大侠求名可以,我求色就不行啊?”

    “行。”

    易霖铃莞尔一笑,“我这不没对你出手,也没报警抓你么。你肯改邪归正,那是天大的好事。别人不清楚,我还能不知道,你要决心在这世界祸害,得糟蹋多少好姑娘……”

    她神情渐渐变的严肃几分,“这三年多,我仔细想过几次当时的事,韩小贼,当初你被我们围杀这事儿,好像有人从中挑唆,使了什么阴谋啊。”

    韩玉梁笑道:“都已经到了这儿,还说那些干什么。有你这个老相识不跟我打打杀杀,我已经很高兴了。”

    “你找过其他人么?”

    “没,世界这般大,我要去哪儿找。再说……我是最先走的,都不知道你们跟着来了。就算知道,也不会主动去找的,万一你们还要杀我怎么办?”

    韩玉梁略一犹豫,轻声道,“比如陆雪芊,只要见面,她是绝不会放过我的。”

    “谁叫你轻薄她。要是能换你一条狗命,她愿意折寿二十年呢。”

    “我出半条命,让她老十岁算了。”

    “那你还不如杀了她呢。”

    两人一起笑了,笑了几声,韩玉梁戏谑道:“你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我反倒有机会勾搭你了。”

    易霖铃用魔法棒翻开一页自己画的本子,“我挺好,还没想着找男人。就算找……你说我好不容易到了个官府支持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的地方,为何还要找你这个花心十八瓣的风流鬼?”

    “风流鬼才懂女人,才能让女人快活。”

    韩玉梁笑道,“等你再长长,就懂了。”

    “长成杉杉那样?”

    她扭头看着疲惫打盹的杉杉,“她从你这儿快活了?”

    “身上快活,心里不快活。等任务完了,希望能都快活吧。”

    易霖铃望着他,若有所思,“韩小贼,你还真是……变了不少。”

    “那有时间了要不要跟我约个会?看在我光着膀子给你卖了一上午屁屁书的份上。”

    “那叫耽美漫画,不许乱起名。”

    易霖铃皱眉瞪他一眼,“在我心中,耽美的地位与内功相当,知道么?”

    “是是是,知道了。”

    她撇撇嘴,忽然道:“我朋友叫袁淑娴,悭州望族,天璧朝名门之后,在朝廷和江湖都极有人脉,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对她出手?”

    “嘶……”

    韩玉梁拍了一下脑门,“照水洛神,这可是名列四绝色的大美人,有机会,我怎么可能不出手。可……我跟她一起待了起码有二十多天,易霖铃,你真觉得凭她的武功,我能强迫她这么久?那女人心思厉害得很,到最后我也没沾到后庭花和小嘴的便宜,我还寻思着,其实是我被她勾搭了呢。”

    易霖铃将信将疑,皱眉道:“算了,我来后仔细寻思,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事已至此,不提了。走吧,叫醒你委托人,摊位这边该收拾,要去主舞台那边看热闹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韩玉梁暗暗思忖,一番琢磨,这才发现自己的江湖轨迹,似乎就是从遇到袁淑娴后急转直下,不知不觉人人喊打。

    而且,他经常拿出手的几样功夫,都是藏龙宝居里的独有武学,在外间江湖早已失传,为的就是方便藏匿。

    可自从与袁淑娴缠绵的那大半个月之后,藏龙宝居他曾进过,彷佛就不再是个秘密。

    算一算,那是袁家后人,即使身为女子不能得到真传,起码眼力还是有的,能认出他来路的,最有可能就是她。

    如此看来,他与相府千金郎情妾意快快活活,突然就成了一个围杀死局,这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设计得了的?可惜,种种疑云,随着斗转星移日月迥异,再也没有意义。

    他一跃千年,袁淑娴当夜并未出现,想必,早已作古,化为尘土,烟消云散了吧。

    下午的舞台表演,易霖铃有三个节目,一首动漫歌曲,是和另一位叫做喵喵酱的歌姬合唱,另有两段宅舞,全是独挑大梁。

    从台下那些手持荧光棒头戴白布条的应援阵势的反应来看,易霖铃的人气还真是这个会展的第一档,超出那个喵喵酱至少半档,她俩下面还能再空一档。

    “韩玉梁,我……我该表演什么啊?”

    杉杉靠在他身侧,新满电的跳蛋在绑匪的信息指令下又在胯下开始了不知疲倦的工作,她红着脸,很羞耻地问,“要……要跳像这些女生一样的舞吗?我完全不会啊。”

    “你既然扮演的是猫女,那上去干脆学几声猫叫,随便跳几下算了。”

    韩玉梁皱眉道,“今天我觉得这个绑匪的措辞和之前不一样。我觉得……给你发送指令的人可能换了。”

    他猜测,杨明达应该已经失去了对这个游戏的主控权,目前执掌大局的,八成是那个神秘的女人。

    易容,狙击,扶持一个明面上的人自己躲在暗处,这一套做法,倒真像是那位永夜的手段。

    可那是“冥王”

    的魔星级杀手,为什么要来掺和人家小夫妻的特殊情趣游戏?心里有些不安,他给叶春樱发了一条信息,详细说明了自己的猜测,并叮嘱她最近独自在黑街一定要注意安全。

    过了几分钟,那边回复了一个红着脸微笑的表情,配着一句,“我知道了,你也要多小心自己的安全。”

    不久,易水寒大大表演完毕,面不改色气不喘地拿着魔法棒蹦蹦跳跳回了后台。

    杉杉急忙过去求助。

    韩玉梁探头扫视着舞台外,不得不说,动漫展这个场地选得是在太好,那些望着舞台上妹子绝对领域双眼发光的男人们,个个看起来都像是要绑架人的样子。

    很快,附加的节目单就开始轮流上场。

    几个团体表演后,上面的主持人终于喊道:“下面有请,新晋coser,此前连本大人都没有听说过的新人,cn杉杉的猫女表演!”

    杉杉双手在小腹前交握,迈不出步子。

    “加油。”

    易霖铃拍了她一下,“去吧,帮你报名的家伙连配乐都给你选好了,一定坚持表演完,我跟韩小贼帮你好好看着,看看到底是谁有情况。”

    杉杉深吸口气,终于还是想着聚光灯打量的舞台大步走了过去。

    然后,大概是高跟鞋穿得少的缘故,在最后一级台阶绊了一下,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一片哄堂大笑。

    “对、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她在舞台边缘小声道歉,但根本没人能听到,就连主持人也在笑,满脸都是显而易见的讥诮和不屑。

    想必,是把她当成哪个仗着有颜值毫无准备就来骗宅男的妖艳贱货了吧。

    可我不是啊,要不是为了老公,我才不会在这种地方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她抿紧嘴,走了两步。

    那些眼睛聚焦过来,目光彷佛给了跳蛋力量,让她胯下传来的刺激更加明显。

    她知道,当自己穿成这样像个骚货似的跳舞时,绑匪就会在人群中的某处,让电流贯穿她已经酥软如泥的花心。

    可她不能逃跑。

    昨天那一枪,绝对不能打在她爱人的头上。

    她已有不惜一切的决心,那么,干脆,就彻底解放了吧。

    音乐响起,密集的鼓点带动着重金属的节奏,激昂的旋律让下面的观众疯狂挥舞着荧光棒,很快,纤细的女高音穿透热血的乐曲,恍如缪斯降临,占据人们的双耳,渗入大家的血脉。

    杉杉没有学过跳舞。

    她知道的最接近跳舞的东西,就是在家里可以很方便控制身材的健美操。

    下面的观众已经开始鼓噪,毕竟他们想看的是表演,而不是一个发呆的花瓶。

    杉杉闭上眼,双手垂下。

    旋即,她勐地睁开,高抬下颌,踩着密集的鼓点,舞动自己并不太灵活的肢体。

    比起多以小幅度动作为主的宅舞,健美操显得舒展而有力,反而契合了她身上猫女的扮相。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到什么动作,就随便找一个衔接的方式转换过去。

    她把节奏当成了目标,拼命地追赶。

    她抬腿,挥手,想不起动作的时候,就学着猫的样子乱动。

    跳蛋还在震动,快感在她的身躯奔流,羞耻和愉悦融合交汇,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撕碎身上一切的冲动。

    她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越来越性感,动作越来越大胆,如果上台的时候她还是只怯生生的小猫,那么现在,公猫已经会对着她嚎叫。

    就在她以自己临时篡改的瑜伽下犬式模彷噘着屁股的母猫时,混合着酸麻的刺痛勐然从湿漉漉的嫩肉中心爆发开来。

    电!快感根本无法忍耐,跳蛋一直累计的愉悦瞬间被电流击穿,如同针刺气球一样爆炸开来。

    高潮的快乐疯狂地蹂躏着她的本能,逼迫她去叫,去喊。

    她双手扶地,高高昂头,舞台下的人不知道,那浑圆的臀肉中央,跳蛋和更高级的玩具正在肆虐,但只要喊出来,他们就会知道。

    她张开了嘴,娇艳的红唇失去了防守的力量。

    但最后的时刻,她调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理智,把那一声淫乱的高鸣,硬是转成了一声:“喵——嗷——”

    面具遮挡着她的眼睛,台下的观众看不到全部的表情。

    他们只能感受到,那股令人雄起的雌性诱惑,随着这声猫叫,传遍全场。

    韩玉梁很确定,舞台下绝对有不少男人硬了。

    因为他硬了。

    舞台下的观众以男性为主,对这个会场里的大部分男性观众来说,能看硬的舞,就是牛屄的舞。

    所以最后杉杉以外卡身份拿到舞蹈分类人气第三的奖项时,韩玉梁其实并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杉杉从舞台上下来之后,就整个人蜷缩进了他的怀里,双腿夹的死紧,满脸潮红,一只手攥着他的衣服,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小腹,保持这个姿态足足五、六分钟,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有点无奈地抱着她,肩头湿漉漉一大片,有口水,大概,也有不少眼泪。

    那之后,杉杉一直都看起来很平静。

    上台领奖的时候,电流应该又发作了一次。

    她捂着肚子蹲下去,但很快,就站起来,微笑着接过了花束和奖状,踩着皮靴那细长的跟,微微扭动着丰满的胯,走了下来。

    绑匪肯定就在会场中。

    因为花束里藏着一片杉杉想要的拼图。

    可韩玉梁与易霖铃两双锐利的眼睛,都没找出那个人的踪迹。

    武功高手的直觉的确能感应杀气,但对方不起杀心,他们也无可奈何。

    “没关系,再有几天……就能看出大概了。”

    带着满身的汗水离开场馆前,杉杉攥着手里的拼图,挤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

    她把那个跳蛋耗干电量了两次,这会儿如果不是套着韩玉梁的上衣,那性感连裤袜上的水痕就已经无法掩饰。

    “有什么线索通知我,这边周一开始就不怎么忙了。行侠仗义是本分,一定叫我帮把手。”

    搬着卖剩下的本子,易霖铃在车边很认真地叮嘱道。

    上出租车后,韩玉梁接到了刘钢的电话,说是一个哥们在饭店门口蹲车的时候见过大绵羊,他买了一堆外带,大盒小盒连抱带拎。

    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女人。

    时间,是周二。

    “被绑架的人……原来还可以出来给自己买饭吃的吗?”

    事到如今,再瞒着也没什么意义。

    韩玉梁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神情恍惚的杉杉,叹了口气,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能感觉到,杉杉的确很爱她的丈夫。

    即使知道这场绑架的起因是大绵羊自己的策划,听到那个女人可能别有用心,那一枪也是她开的之后,杉杉还是担心得脸色苍白,唇瓣微颤。

    一直到车开回出租屋前,韩玉梁扶着她往那临时的家走去,她看上去才平静了许多。

    “所以,我被枪击是预料之外的事,从今天开始,对我下令的可能也换了别人,对吗?”

    “嗯。”

    韩玉梁端来水杯,坐到她身边,“你应该也有感觉吧。我认为按照原定计划,今天绑匪让你去的地方,应该是你和大绵羊下一个纪念地。”

    “为什么?”

    她靠在沙发上,四肢摊开,完全成熟的肉体在皮衣的包裹下呈现出全无防备的诱惑,“我不懂。如果只是想让我知道性爱的快乐,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他可能也想治好自己的阳痿。”

    韩玉梁犹豫了一下,缓缓道。

    “他不是看到我高潮的视频,就已经能够硬起来了吗?那还不够?”

    韩玉梁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你有没有想过,他硬起来并不全是因为你高潮的样子。”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的高潮,和他无关。”

    他决定,掀开骰盅,“回想一下他此前的反常吧,杉杉,你应该是隐约知道答桉的,不要再逃避现实了。你不是那么迟钝的女人,我相信你的心思和你的身体一样敏感,也一样被什么东西压抑着。”

    杉杉望着天花板,几只小虫围绕着吊灯飞舞,有的不停撞在灯罩上,寻找着进去的路,有的找到缝隙爬进去,最后死成了灯罩里的黑点。

    “他还是绑匪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下令?他知道我为了他的安全什么都肯做的。”

    韩玉梁想了想,轻声道:“也许,他毕竟还很爱你,希望你能更心甘情愿一点吧。”

    “就是在等我主动咯?”

    杉杉的唇开合得很小,“主动成为一个……出轨的女人。”

    “他之前不也试过几次么。可惜,他找的人真是越来越糟糕。领导、健身房教练……最后轮到我这个色狼侦探。”

    杉杉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了神情复杂的笑意,“我倒觉得,他终于找对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