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名流美容院之冯俊浩 他里的她 > 名流美容院之冯俊浩 他里的她(3.4)
    【名流美容院】之冯俊浩他里的她第三章幸福的中山美子(四)2019-8-4四——过街天桥——深夜,中山美惠将雪佛兰轿车缓缓地停在跨越圣乔治大街的过街天桥旁,然后对冯俊浩说道:“美子,去吧!”

    “哦。”似乎担心破坏夜晚的静寂,冯俊浩轻轻地推开车门。

    在车灯的照耀下,遮掩着身体重要部位的红色胸罩和丁字裤从黑暗中浮现出来。走出公寓时穿的米黄色风衣被中山美惠夺了去,冯俊浩身上除了一套性感的女士内衣外,只有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冯俊浩胆战心惊地钻出车外,只听“咣当”一声,车门马上关上了,不由吓了一跳,便气恼地向后望去,看到车灯没有关,还在发出耀眼的强光,而中山美惠双手扶着方向盘,似乎正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啊啊……好羞耻啊!我穿成这样……心底忽然冒出一股羞惭,冯俊浩红着脸垂下头,也许中山美惠不希望他过于羞窘,关掉了车灯,黑暗的夜色重新将他笼罩,这令他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冯俊浩鬼鬼祟祟地看看周围,远处的路灯发出昏暗的光线,不远处的一栋三层小楼,似乎是某个公司的事务所,顶层的一扇窗户里透出比路灯还亮的光芒。

    凉嗖嗖的夜风吹拂在火热的的身体上,冯俊浩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寒冷,羞耻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脏像擂鼓似的怦怦巨跳起来。

    中山美惠给他的任务是穿着羞耻的内衣装走过街天桥,然后沿着马路前行五十米左右,以路边的公用电话亭为往返点,按照原路返回。冯俊浩紧张地瞧着前方黑乎乎的天桥阶梯,不敢迈开腿,似乎那里躲藏着一只怪兽,正等着将他吞入永恒的黑暗中。

    中山美惠不耐烦了,打电话催道:“美子,快点!”

    手心里全是汗,冯俊浩紧紧地握着手机,通过戴在耳朵上的无线耳机,艰难地答道:“是……”

    通过一直保持通话状态的手机下达命令,不得有任何违逆,必须严格地服从命令,这是中山美惠和他约定的今晚暴露游戏的规则。冯俊浩用力地挥舞一下手臂,给自己鼓劲,然后,豁出去了,小跑着向桥底的阶梯跑去。

    就在这时,耳机里传出中山美惠气恼的声音,“美子!谁让你跑的,还有没有淑女的风范啦?要像个优雅的女人那样慢慢地往前走,你不是每晚都在练习模特的猫步吗?”

    “知道了。”冯俊浩只好停下来,用力地呼出一口浊气,然后模仿着女人的走姿,优雅地迈开脚步,缓慢地向前走去。

    有如钢铁怪兽般的铁桥慢慢地浮起来,显得高大雄威,冯俊浩来到阶梯旁,一节台阶,两节台阶…慢慢地攀登上去。在登到一半的时候,冯俊浩停下来,伸长脖子向远处望去,公路上有两点车灯闪烁,正在远去,往再远的地方看,一点灯火也看不到了,地平线被黑暗笼罩着,似乎是世界的尽头。

    冯俊浩感觉自己仿佛游离在喧嚣的尘世外,似乎变成了生活在暗黑世界里的地下生物,见不得光,不被世间容纳。一股哀愁悄然攀上了心田,与此同时,身体深处忽然涌出一股暴露的快感,来势汹汹,分外强烈,汇成一道激流将愁绪冲个粉碎,笼罩在夜色里的冯俊浩目光迷离,兴奋得心头乱跳,不禁愉悦地呻吟了出来。

    “美子,现在什么感觉?羞耻吗?穿着我的内衣在外面乱窜,应该不仅仅是羞耻吧!咯咯……我听见你发出可爱的声音啦!”

    “啊啊……是的,很……很羞耻,又很……”脸上火辣辣的,似乎火焰都烧到了耳根上,冯俊浩喘息着答道,感到暴露的快感又强烈了几分。

    迈动着发软的脚步继续向上攀登,就在冯俊浩踏上桥面的时候,耳机里传出中山美惠欢快的声音,“往前走吧!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停下来。”

    “哦。”冯俊浩慢慢地向前走,虽然天桥上只有他一个人,但听着高跟鞋踏在混凝土桥面上发出的清脆响声,情绪却愈发激动,不禁兴奋地在心里叫道,啊啊……好羞耻啊……“看到点着灯的事务所了吧!都这么晚了,人家还在工作,而你却闲得跑到桥上玩暴露的游戏,是不是应该表示下歉意呢?美子,展示美丽的身体给忘我工作的他们看吧!”

    在冯俊浩即将走到天桥中央的时候,耳机里传出中山美惠不容拒绝的声音。

    “啊啊……啊啊……是。”冯俊浩停下来,剧烈地喘息了几声后,慢慢地将身体转过来,面向黑暗中唯一点着灯的建筑物——那栋三层楼的船运事务所。

    “美子!傻站着干嘛?我要你展示身体。”

    中山美惠的语气变得不善,冯俊浩压低嗓音叫道:“啊啊……姐姐,你欺负我,啊啊……”,然后乖巧地将双臂向上方伸去,把只穿着性感内衣的身体暴露在幽暗的夜空中。

    “好像没什么动静啊!美子,再做点什么!比如搔首弄姿啦!下流地扭一扭啦!你做这些色情的动作时是最有魅力的,咯咯……”

    听着中山美惠吃吃的笑声,冯俊浩仿佛看到她的鲜红的舌尖正兴奋地舔着嘴唇,在等待看他表演,眼眸中不由闪出迷乱的光芒。

    “啊啊……啊啊……姐姐,啊啊……我好羞耻啊……”冯俊浩发出柔腻的女声,动情地呻吟着,被渴望受虐的中山美子掌握身体主动权的他像脱衣舞娘那样淫荡地扭动起身体来,做出种种下流的动作,如痴如狂地沉醉在可能会被看到的既耻辱又兴奋的暴露快感中。

    “美子,是不是很刺激?来吧!继续跳,跳得再狂热一些!让躲在窗户旁边观看的男人们尽情欣赏你下流的媚态!”

    坐在驾驶室里的中山美惠从下往上看,只能看到冯俊浩晃动的头部,颈部以下被铁桥挡住了,可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喘息声急促而火热,哪里还不知道他正处在亢奋的状态,便更加卖力地撩拨他的羞耻心,同时心中一阵荡漾,感到自己也兴奋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将手伸进内裤里,又热又痒的下身都湿透了。

    “啊啊……啊啊……我,我……好下流……”越是淫荡地扭动身体,越感刺激快意,越是不想停下来,冯俊浩羞耻地呻吟着,妖异的受虐快感从身体里面直涌上来,仿佛变成了烈焰,整个人都被点燃了。

    “喂!美子!我好兴奋啊!小穴穴湿透了,你的蜜穴也湿了吗?”

    耳机里传出中山美惠软绵绵的声音,冯俊浩心头一震,哑着嗓子答道:“啊啊……啊啊……姐姐,美子的蜜……蜜穴,啊啊……早就湿了……”

    一旦过于兴奋,勃起的龟头便会从阴囊表皮的包裹中挤出头来,顶端的马眼张开口,源源不断地溢出前列腺液,仿佛女人分泌爱液的阴户,因此,制造成的女人的股间被中山美惠戏谑地称为蜜穴。

    啊啊……好想小便……下腹忽然升起一阵强烈的尿意,冯俊浩停下痴狂地扭动的身体,气喘吁吁地说道:“姐姐,我们回去吧!我……我想小便。”

    “又想小便?刚才在公园里不是已经解过手了吗?”“中山美惠大惊小怪地叫道,嘴角却挂着一丝笑意,其实她知道冯俊浩有个奇怪的生理反应,在户外暴露身体时,越是觉得羞耻,就越兴奋,而相应的会产生无法抑制的尿意。

    “是解过手,可是……”

    见冯俊浩羞耻得说不出来话了,中山美惠扑哧一笑,说道:“美子,你可真讨厌!正玩在兴头上,不能忍忍吗?”

    “对……对不起,勉强能忍耐一会儿,可是,像刚才那样剧烈地跳舞好像不行,会失禁的。”冯俊浩歉意地说道,盛满尿液的膀胱已经在隐隐作痛了。

    “啊!我明白了,美子,你好狡猾啊!其实你是想在这里小便,哼!差点被你骗过去啦!”

    手机看片:LSJVOD.COM见中山美惠完全想歪了,冯俊浩急忙叫道:“不是那样的……”

    “就是这样的,休想骗我!刚才你蹲在公园的小树林里小便时,脸上的表情好淫荡,看起来非常享受啊!好像很喜欢做这种在外随地小便的下流事。”中山美惠的眼睛亮得宛如夜空璀璨的星辰,荡出炙热的光芒,一边继续调弄冯俊浩,一边无法忍耐地律动手臂,用葱葱白指爱抚着溢出一汪春水的阴户。

    “哪有那种事,啊啊……你乱讲……”冯俊浩心慌意乱地否定着,感到在强烈的羞耻下,尿意变得更加强烈了。

    “美子喜欢做非常羞耻的事吧!这样没什么不好啊!所以,就在天桥上小便吧!不过,咯咯……一定要冲着公路站着小便啊!”

    听着中山美惠恶魔般的笑声,冯俊浩身躯一抖,愕然地说道:“什么?站着小便,这我可办不到。”

    “站着小便不是美子最擅长的事吗?怎么会办不到呢?咯咯……”

    中山美惠的弦外之意是指他是男人,男人都是站着小便的,冯俊浩被驳斥得哑口无言,只好吞吞吐吐地说道:“真的,啊啊……真的要我站着小便吗?”

    “当然啦!美子!你今天很不乖啊!姐姐要生气了,快点小便!否则我把你丢在这里,一个人回去啦!”中山美惠故作气恼地说道,用训斥的语气催促。

    “不要……啊啊……啊啊……明白了,好吧……”不知是不想中山美惠生他的气,还是担心她真的驱车离开,冯俊浩只好答应下来,湿润的眼睛望着天桥护栏,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子,褪下丁字裤,将赤裸的臀部靠在栏杆的缝隙处。

    千万不要有人这时候通过啊……心脏怦怦地巨跳不止,站立在天桥上、酝酿尿意的冯俊浩紧张地在心里叫道。

    “快点!美子!”

    见中山美惠又在催了,冯俊浩只好在下腹用力,因为肉棒被胶粘剂向下折回粘在阴囊的表皮和臀沟之间,尿道是弯曲的,不使劲是绝对尿不出来的。

    “啊啊……啊啊……尿……尿出来了……”也许是四周太过静寂的原因,从高处迸出的尿液浇在公路上,发出比想象中要大很多的声音,冯俊浩不禁羞耻地颤抖起来。

    “耶……美子的小便从天而降啦!”中山美惠欢声叫道,其实她是听不到声音的,只是根据冯俊浩的话在煽动他的羞耻心。

    啊啊……好羞耻……喷涌而出的羞耻感笼罩着冯俊浩,不住颤抖的身体就像打寒战似的,每当用一次力,膀胱里的尿液便被压迫出来,在重力的合成下,重重地击打在沥青路面上,发出一连串下流的声音。

    渐渐的,尿液越来越少,滴水声也越来越轻,冯俊浩哼出悠长的一声呻吟,似在庆贺羞耻的排尿终于结束了。

    “美子,小便完了吗?”听着冯俊浩既轻松又不无兴奋的声音,中山美惠轻轻问道,将湿漉漉的手从内裤里抽出来。

    “啊啊……啊啊……完……完了。”冯俊浩一边急促地喘息,一边发出仿佛哭泣的声音。

    “用纸巾好好擦擦吧!”苦于身在车中,中山美惠想像着冯俊浩被尿液淋得到处都是的股间,好想帮他擦干净。

    “我……我没带。”

    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孱弱娇柔,宛如犯错的女孩儿,中山美惠顿觉心扉飘荡,情不自禁地开口训道:“太不像话了,女孩子小便连纸巾都不带,美子!你给我小心点,下次出门时不能再忘了。”

    “是……”

    这次传来的声音仿佛要哭了,委委屈屈的,中山美惠愉悦地眯起了眼睛,兴奋地说道:“小便之后做点什么呢!我有个好主意,为什么不像俊浩那样爱抚下自己呢!美子,现在摸摸你的肉棒阴蒂吧!”

    因为龟头是男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就像女人的阴蒂,中山美惠便笑嘻嘻地用肉棒阴蒂来称呼冯俊浩的龟头。

    “啊啊……是……”中山美惠对他的性器官戏谑的称谓总会令他心潮澎湃,快速地进入兴奋昂扬的状态,这次也不例外,冯俊浩感到一种受虐的快感,心情非常愉悦。

    “啊啊……啊啊……”按照中山美惠要求的,冯俊浩将手伸向股间,刚触到从阴囊的表皮里探出半个头的龟头,仿佛触电般的快感便在身体里流走着。

    马眼上源源不断地分泌出前列腺液,就在冯俊浩摆动湿津津的手指来回摩擦一震一震的龟头时,听到手机里传出的呻吟声忽然变得火热的中山美惠不想他现在就射精,连忙叫道:“别弄了,现在去公用电话亭,马上!”

    “是……”冯俊浩只好停下自慰的手指,一边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一边心生埋怨地暗道,真讨厌,再来几下就射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