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05)
    【第五章:同居】2019-8-3周六,傍晚的余晖穿过窗户,把厨房染红。

    我把刚买回来的食材从塑料袋里拿出摆好,准备露一手。

    厨房外传来依依的声音:“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自己住家里也这么干净呀。”我一边洗着盆里的茄子一边回道:“与其说是干净不如说是简单吧,我一个人生活也用不上太多东西。”相处很久了但今天我才是第一次把依依带回家,她好奇的四处转悠,可惜我家虽然挺大但却没太多值得参观的地方,颇有点极简主义的味道。

    之所以把依依带回来,只是觉得这么久以来每次见面约会都是在外面吃饭,也是时候让她尝尝我的手艺了,不是我自夸,对于烹饪我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自信的。

    依依在厨房外探了个头进来,问:“要不要我帮忙?或者干脆我来做好了。”我看到她那表情,显然是认为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最多只是把食物煮熟的水准。我笑了笑,摆摆手说:“耐心等着吧。”长时间吃没滋没味的低脂餐几乎让我的舌头都麻木了,难得决定做一顿好吃的,偶尔放纵一下也好。

    将洗好的茄子切成滚刀块放入盆里,加少许白醋跟干淀粉搅拌均匀备用,然后开始制作辅料。把五花肉去皮后切成丁,再用刀背剁成肉末,这样虽然不能剁成泥但能让口感更佳饱满。再把小米椒、大蒜、香菇切碎,然后与剁碎的五花肉一起放入碗中加入豆瓣酱搅拌均匀备用,这些完成后第一道菜的准备已经完成。

    把一只杀好已经掏空内脏的三黄鸡重新清洗一遍,把鸡翅鸡腿砍下,再把骨头剔除。虽然这一步很麻烦,做鸡丁这玩意连着骨头剁碎也亦无不可,但我注意到依依不喜欢在我面前吃那些带骨头的菜,也许女孩子觉得吐骨头不优雅吧,所以我只能耐着性子慢慢的把鸡肉从骨头上剔下来。

    把鸡肉取下后切成丁备用,再把青尖椒切成粒,把少许小米椒切碎,把老姜排散切碎,大蒜切成粒,藠头切成段。第二道菜的准备完成。

    先做一道汤,我个人做菜喜欢先做汤,若是先炒菜再做清汤还得洗锅头,先做汤的话还能热锅滑锅。在水里加入少许肉丁与油,跟水一起烧开,然后把事先洗好的用手撕成小块的白菜跟香菇与海鲜菇倒入锅中,转小火煮10分钟把汤汁收浓,一道简单的香菇白菜汤就做好了。

    接下来做青椒炒鸡丁。首先锅中加入菜籽油烧至6成热,油温6成热后在锅中加入少许盐,然后再把事先处理好的鸡丁下锅转中小火炒至定型。鸡丁炒定型后将之前准备好的小米椒打算香菇等倒入锅中爆香。

    “哇!怎么这么香?”依依趴在门边直勾勾的看着,看她的表情显然是被馋到了。我往锅中倒入少许老抽后转中小火,一边翻炒一边说:“饿了么?”“嗯!”“马上就好。”用老抽给鸡丁上色后开始调味,加入适量蚝油,再加入少许酱油从锅边淋入,然后转小火翻炒均匀,香味爆炸般的散开,我瞟了依依一眼,发现她咽了咽口水。之后加入少许白糖提鲜,再加入少量的鸡精与胡椒粉,这三样洒进锅后再加入事先准备好的青椒粒下锅翻炒。

    粒状的鸡丁与青椒被有节奏的抛到空中,依依惊讶的说:“你还会颠锅诶?”“熟能生巧罢了。”我淡淡的笑了笑,可脸上压不住的小得意还是被依依发现了,她可爱的撅起嘴,小声的说了句:“切,嘚瑟。”翻炒了几下后最后加入准备好的藠头下锅开大火炒几秒炒至断生,藠头炒断生后出锅。

    让依依把做好的汤与鸡丁端出去,开始做最后一道菜。10分钟后,当我端着这盘炒茄子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依依偷偷摸摸的用手拧起一粒鸡丁放进嘴里。

    “喂!居然偷吃!”依依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吓了一跳,心虚的说:“饿了嘛!人家只吃了一块,就一块!”我笑着摇摇头,把菜端上桌,无语的说了一句:“真像个小馋猫。”依依已经帮我盛好饭,等我坐好后她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茄子,吹了几下放进口中。

    “嗯~!好香!”“慢点,小心烫。”依依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把淑女范给扔了,干咳一声,端正了下坐姿,尝了几口菜,说:“我好喜欢这茄子,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茄子!怎么做的?回头要教我。”我淡淡一笑,刚想说什么,但身子徒然一震,眼中一阵迷惘。

    这句话,这声音,这份盈盈笑意,突然在脑海里翻腾起来,我心口没由来的一痛。

    曾几何时,我也曾听到过一模一样的话语,有个人曾经夸我茄子做得好吃。那尘封在很多年前过往岁月里的时光,不经意间涌上心头。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热衷研究做菜呢?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茄子。”当年同样的一句话,幽幽回荡在脑海,慢慢变成一根刺,刺进了我心口。

    “书全?你怎么了?”一声微带惊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把我拉回现实。

    手机看片:LSJVOD.COM我定了定神,说道:“没什么。真有那么好吃么?我很久没这样做菜了,一直在做低脂餐,咸淡跟火候之类的应该掌握得不是那么好了。”依依咬着筷子,歪着头问:“低脂餐是什么?”“就是很清淡的饮食,有时候甚至会极端到紧紧用水把鸡胸肉跟蔬菜煮熟,油盐都不放的那种。”“哇,干嘛那么拼呀?你也不胖呀。”当然是为了能更猛的肏你呀!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没直接说出口,只是隐晦的说:“之前两百多斤呢还不胖,这体重跑步的话膝盖太难承受了我都已经伤到半月板了,不过之前没女朋友我也无所谓,认识你之后感觉不努力一下是不行了。”听到我颇有些邀功意味的语气,依依眼珠子一转,显然明白了我意有所指,浅浅的笑了笑,说:“你已经很棒啦。”话题聊着聊着就往那方面走的话有些不妥,我也不想让依依认为我满脑子只有上床,赶紧说:“那是当然,我现在已经勉强能跑完4公里了,绕球场跑10圈呢。”分量不多的两盘菜慢慢的已经被我们吃光,依依盛了一碗汤,双手捧着碗小小的喝了一口,满足的舒了一口气,说:“怎么办?原本我还想对你秀一下我的厨艺呢,现在已经没自信了。”“明天吧,明天换你来做。”今天周六只是我们每个星期惯例的一次的约会,除了这天以外平时我们其实很难见上一面。明天依依重新开始上班,虽然第一天是白班,但我要约他来我这做饭给我吃的话,意味不言而喻。

    依依想了想,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深夜,几声闷雷响过,外面下起了阵雨。

    我走进房间,看到依依穿着宽松的睡袍,站在窗边望向窗外。我走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冰丝睡袍抱起来很舒服,我轻轻的把她软软的香香的身子揽入怀中。嗯,这么说有点不正确,依依比我矮两个头,她的头顶勉强才到我胸口,透过窗户的反射我看到我抱她的姿势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依依轻轻握住我搭在她香肩上的手,问:“洗完了?”“嗯……在想什么?”“没什么。下雨的时候女孩子都喜欢多愁善感的。”好吧,我书读得不多,理解不了她说的这种意境,就算只是无病呻吟,我只要陪着她就好了。

    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后的空气穿过纱窗吹进房间,带着些许燥热。依依关好窗户拉上窗帘,一声不吭的爬上床铺盖上被子。我挠挠头,气氛不太对啊这是,不做爱了吗?咱也不敢问,默不作声的跟着爬上床铺躺好。看着背对着我的依依,心想莫非是来大姨妈了?

    这时候依依的声音响起:“书全。”“嗯?”“想做爱吗?”“呃……当然想啊。”依依转过身抱住我,她睡袍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柔软的酥乳贴在我的身上,她的肌肤有些冰凉。依依的脑袋贴着我的胸膛,听着我的心跳,幽幽的说:“书全,你爱我么?”感觉今晚的依依有些奇怪,是因为第一次在我这过夜的缘故吗?

    我问道:“怎么了?感觉你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闪烁其词引起了依依的不满,她重复了一遍:“你爱我么?”依依还是第一次郑重的问我这个问题,虽然我也没少说爱她,但那几乎都是在床上做爱时随口说的,像电视剧里那样郑重其事的说“我爱你”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因为感觉太尴尬了。

    依依的语气不容我闪躲,有种必须得到我回应我意味,我清了清嗓子,抱住她,说:“嗯,我爱你。”说完后我抱着依依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因为我那掷地有声的语气让我尴尬癌都犯了,这种肉麻的话果然不适合我。

    依依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抱着我好一会后,说了一句:“我帮你口交吧。”“啊?……哦。”依依跳跃性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蠢笨的哦了一声。依依钻进被窝里,扒下我的内裤,我看不到缩进被窝里的依依具体的动作,只感到一个柔软的舌头舔到我的肉棒根部,然后从根部往上舔,再整个吞下温柔的吸,来回无数次。

    依依今晚是有点奇怪,但我那木头脑袋实在猜不透女孩家的心思,索性不管那么多,放空自己的脑袋沉浸在那舒爽的快感中。

    我开始舒服的哼哼唧唧起来,鸡巴已经坚硬如铁,但依依还是没有停下,按照以往我们做的时候,帮我口到这个程度她就会自己主动骑上来了。可此刻依依完全没停下的意思,一只小手轻轻的揉捏我的蛋蛋,另一只手飞快的撸着我的肉棒,小嘴卖力的吮吸我的龟头,看样子她是想用嘴把我的精液弄出来。

    我也不忍心她闷在被窝里太久,决定配合她。我用脑子去想许许多多淫乱的甚至是不切实际的事,不知怎么的跟庄茹那一夜鱼水之欢的画面不断闪过脑海,我身子一哆嗦,叫道:“不好!要射了!”精液射了出来,一直含着龟头的依依用嘴接住,精液连续喷了好几波,射了她满满一嘴,停留在她口腔中的龟头被泡在了精液与唾液混合成的温暖液体里,感觉很舒服。

    依依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口腔在慢慢蠕动,小手箍着肉棒往上挤压,把输精管里残留的精液全部挤出,然后好一阵吸吮与舔舐,当龟头被她吐出后上面几乎没有残留任何精液。

    依依从被窝里爬出来,在我身旁躺下。我惊讶的问:“你都吃下去了?”“嗯,不想弄脏被子。”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虽然男人的快感只在射精的那一瞬间,精液射出去后就没什么事了。但她把精液吞下去的举动,那种幸福感在我心里炸开,让我情不自禁的抱紧她,心想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宠坏这个女人。

    内心巨大的幸福感满足感填满,就算今晚不做爱也没关系了。

    缩在我怀里的依依没什么动静,射精后的疲惫撩起了我的睡意,我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没有完全入睡,半梦半醒中我感到依依把我搂着她的胳膊拿开,然后窸窸窣窣的脱下睡袍,背对着我躺下,然后慢慢的挤进我怀里。

    柔软Q弹的屁股蛋子帖到了我的小腹上,我闻到她芬芳的发香,鸡巴立马有了反应,碰到了她的腿。

    依依回过头看向我,我突然抱住她摸向她的酥胸,依依惊叫了一声笑着逃开了,惊呼道:“你怎么没睡呀?”随手打开台灯,我看到她好看的笑脸,我也跟着笑了,说:“某人调皮,偷偷摸摸的脱光了,把我吵醒了。”我拍拍跟前的位置示意她过来,依依拉好被子重新趟进我怀里,我一手摸上她的酥胸,一手伸进她两腿之间,没有湿。

    我有些明白了,今晚依依原本或许真的不想做爱,所以才帮我口交到射甚至不惜喝下我的精液,完了我们趟好之后我叫了她一声她没理我,我以为她困了所以我自己倒头就睡了,这又让她有些赌气。

    虽然她不是很想要,但这是我的家,我的床,但我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老实,这让她很不爽。啧,女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依依打开自己的双腿,我了然的摸上去,没有过多的去挑逗她,只是温柔的爱抚。

    手机响起来信声,依依拿起手机看了看,似乎回了几句,然后把手机一扔,接着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重新捡起手机,捣鼓了一会对我说:“你这边我不太熟呢,明天我还要上班,几点起好呢?”“7点吧,我给你做早餐,然后送你去。”设好闹钟后依依把手机扔掉,缩进我怀里,跟我聊起天。我抚摸她身子的双手没有停下,但明明在做一些色色的事,我们却在唠家常。

    突然我肚子发出让人尴尬的响声,依依瞄了我一眼,说:“你肚子咕噜咕噜叫诶,饿了吗?”“嗯,因为晚餐我故意没吃饱。”“没必要饿着自己啦,你一点也不胖。”“我也不觉得我胖,但体重确实太重了。我减肥不是为了体型,是为了更好的跑步做有氧。”“那你减多少斤了?”“从认识你到现在,半年了,减了20斤,现在180多。”“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减肥呀?”“开什么玩笑?”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捏了捏,说:“你都这么瘦了,还减肥呢,我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感觉到我在使坏的手,依依哼了一声,说:“是不是嫌我胸小呀?”“哪能呢?”感受了一下掌心的充实感,说:“你的胸很完美啦,要不是怕你嫌我烦,我能摸一整晚!”话说回来,依依的乳房无论看上去还是摸上去,也就比庄茹的小一点,庄茹的身材虽说也很苗条,但跟依依比起来那就丰腴太多了。

    “那你今晚可别放手喔。”依依冰凉的身子已经有些变热,被我爱抚了很久的私处也已经变得湿润,我把手指伸进她湿漉漉的小洞里,柔嫩的阴道像小嘴一样含住我的手指,我轻柔的小心的用手指进出她的骚洞,慢慢的依依的呼吸开始变重,无声的呻吟着。

    这时候我的肚子非常不合时宜的又叫起来,依依噗嗤一声笑出声,说:“要不要吃点宵夜?”我抱住她,吻着她的耳垂,轻声说:“不用,待会把你吃了。”“讨厌~。”依依的屁股对着我供了供,我抽出手指,是时候换一个家伙了。保持充血状态待命已久的鸡巴终于派上用场,熟门熟路的插进了依依的骚洞里。

    “今晚温柔些,别插太深。”以往依依都喜欢我粗鲁的干她,今晚是要换换口味吗?我扶着她的屁股缓慢的开始抽送,我们都是侧躺着身体挨着床,抽插的幅度不大,只是以一种缓慢轻柔的节奏推着她的屁股。

    “这样吗?舒服么?”“嗯……”依依轻轻的呻吟着,跟平时不太一样,该怎么形容呢?比如说我做爱的时候,在相同的快感下,我可以爽得嗷嗷叫,也可以闷不做声甚至开小差想别的事。依依应该也一样,跟我做爱的时候她总是用很好听的叫床声取悦我刺激我,但其实这也只是她想叫愿意叫而已。

    这时候的依依不再是那种为了让自己更投入而故意发出的叫声,那种轻轻的呻吟,只是在单纯的享受,享受我的抽送,享受我们正在做爱这件事。

    这种感觉,也不错。

    没有那种火热升腾的欲望,没有太多取悦对方的想法,没必要给自己加上任何心理负担,单纯的理所应当的享受对方的身体。也许是身体的调理起了成效,曾经需要大量刺激才能保持雄风的鸡巴很争气的保持着理想的状态。

    我抽出鸡巴,爬到依依身上,她静静的看着我,我稍微调整了下呼吸,然后跟她吻到了一起。

    “我还是从上面插吧,果然还是想看到你的脸。”“嗯,你轻点。”重新进入湿润的阴道,洞里热气升腾裹住我坚硬的肉棍,肿胀的龟头不断摩擦阴道的内壁,依依的呻吟也开始变得急促,眉头紧紧的颦着,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温热的阴道变得越来越烫,我没有轻举妄动的开始冲刺,配合着她的呼吸耐心的推进,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把我包围,让我甘愿溺毙在她的温柔中。

    依依叫我别插太深,我们的肉体没有撞到一起,但随着她的水越来越多,肉棒进出时不断搅出“滋滋”的响声。这时依依仰起头叫道:“我不行了,快射给我吧。”我托起她的屁股开始冲刺,但为了贯彻“轻一点”这个方针,射精的感觉拖延了几分钟才到来,依依被肏得满头大汗,骚屄疯狂的收缩,饥渴的夹住我在她体内抽送的肉棒。最终精液随之喷出,尽数射到了她体内。

    激情褪去,依依四肢无力的爬下床,到外面拿了一抽纸巾进来,说:“看来你从没带过女人回家,床头也不放个纸巾。”虽然听出她是玩笑话,但我不免心虚,说:“这不是头一天带你回来么。除了你我还能带谁回来?”依依用面纸擦了擦私处,爬上床把我软下去的鸡巴含进嘴里,清理掉上面残留的精液后,在我身旁躺下。

    我抱住她,腻歪了一会后,说:“依依,我们同居吧。”依依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晚上吃饭的时候不就已经答应你了么,还从我家般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就是想正式的说一次。”“那我也正式的答应你一次吧。这可是你说的,要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嗯。”沉默了一会,依依说:“书全,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啥事?”依依没有马上说话,像是在想该怎么说。从她的语气我猜不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看到她的模样,我想起刚才她心事重重样子,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时候突然我的电话想起,我拿起手机看到来电人竟然是彤彤,不知道她这大半夜的打电话给我干嘛。

    我翻身下床,悄悄调低通话音量,站在窗边,这是一个与依依不远也不近的位置,她应该听不清彤彤说话的内容。

    接通电话,彤彤那边没有传来声音,我“喂”了一声,彤彤的声音才幽幽响起。

    “叔,我怀孕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