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起风了 > 【起风了】(2)
    2019-8-3字数:11340以下正文:************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风吹起了从前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起风了》************第二章Sorry,Thenumberyoudialedispoweroff…“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thenumber……”

    赵荣华将电话挂断,眉头紧锁的看着手机屏幕。

    “怎么?赵总,还没打通么?”李大国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问。

    “嗯,一直关机!”

    “放心吧,这才几点?她肯定还在车上没到家呢,开到省城至少也得两个多小时吧。”

    “嗯,我过一会儿再打。”

    赵荣华将手机丢到床头,随后瘫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在漆黑的高速路上,方韵坐在副驾驶,笑盈盈的看着窗外,远方是省城的城区,万家灯火星星点点,在目光所至的尽头与夜空中的星辰连成了一片。

    从小城出发,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方韵的心情平复了不少,但脑海中还是固执的重复着一个情绪:我好开心啊!

    四年了,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逢,好梦幻的感觉。

    一想到刚刚临别前,竟然主动跳到了赵荣华的怀里,方韵的小脸儿上就忍不住会害羞的笑起来。

    “方韵啊方韵,你要矜持,要矜持!”方韵在心中对自己自言自语:“当年赵荣华那个坏小子追了你那么久,你都没让他得逞,现在居然主动投怀送抱,怎么能这样呢?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吧,嘿嘿。”

    方韵如是劝着自己,但一想到一会儿赵荣华还会给自己打电话,方韵的小心思就又悸动起来。

    “方小姐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开车的司机看到方韵时不时的傻笑,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啊,就是心情好呗。”方韵轻快的说着。

    随后,方韵暗自想道:“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他还没回宿舍么?估计也该给我打电话了吧。”

    想着,方韵拿起身后的包包,打算看看手机,但却愕然发现,手机不见了!

    方韵大惊失色!

    她开始疯狂的在包包里翻找,最后甚至将包包里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倒在了腿上,但还是没见手机的踪影!

    她今天穿的连衣裙,身上并没有口袋,如果不在包里,那就真的丢了!

    “方小姐,怎么了?”

    方韵没有回答,她现在有些不知所措,泪花在眼眶不断的翻涌,随时都要哭出来了。

    将腿上的东西推到一边,方韵弯腰看了看坐底,还是没有。

    “方小姐?你怎么了?”

    “我……我手机好像丢了。”

    “啊,手机丢了,没事吧,如果顾总找你的话,找不到就会给我打电话了,放心吧。”司机安慰道。

    “不,不行,今晚我要接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呢!”方韵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很重要的电话?”

    司机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方韵:“方小姐你用我的电话吧,给那个人打过去说一声。”

    “啊,谢谢,谢谢。”方韵感激的接过手机,但立刻意识到,自己只是把手机号留给了赵荣华,却并不知道赵荣华的电话号。

    方韵沮丧的重重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朋友的电话号呀。哎……”

    方韵随后拨打了自己的手机,结果被语音提醒关机!

    果然丢了!

    方韵很确定自己手机的电是满的,不可能没电关机。

    “那就只能补办手机卡了,现在营业厅早就关门了,明天我带你去营业厅补卡吧。”

    “哎……也只能这样了!我为什么不把他的电话号也要过来呢,哎……”

    “别这么自责,即使你要来对方的电话号,也是存在自己手机上,记不住的,丢了就还是丢了,明天你朋友还会给你打电话的吧?”司机安慰道。

    “嗯,应该会吧……李叔叔,补办手机卡,是不是还得用我的身份证呀?”

    方韵问司机。

    “那肯定啊,啊,对,你的身份证还在顾总那。”

    “是啊,我用您手机给顾叔叔打个电话吧,他应该会同意的吧。”

    “同不同意我不清楚,但现在这个时间,顾总应该休息了,我劝你明天打吧,毕竟咱们也是明天才能去办业务。”李司机说道。

    但此刻心急如焚的方韵,并没有听进去李司机的话,她已经找到了顾总的电话号拨了出去。

    “喂?老李啊,什么事儿啊?”电话中传来顾总有些慵懒的声音。

    “顾叔叔,我是方韵。”

    “啊,方韵啊,”一听到是方韵,顾总的声音明显清爽了许多:“你在老李车上呢?怎么样?今晚演出挺顺利的吧。”

    “嗯,还挺顺利的,”方韵说:“顾叔叔,我明天想用用我的身份证。”

    “哎?别总叫我叔叔啊,我和你爸爸的关系有多亲你又不是不知道,几年前你不是一直管我叫干爹么,你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啊。”

    顾总没有直接回答方韵的话,反而客套了起来,这让方韵不知该怎么回答。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顾叔叔,我明天需要用一下身份证,我和李叔叔一起去营业厅补办一张手机卡,用完就还给您。”

    “补办手机卡?怎么了?你手机丢了?”听到方韵还是叫自己叔叔,顾总明显声音冷了不少。

    “嗯,刚刚丢的,您放心,我买新手机肯定买一个便宜的,顾叔叔您直接从我薪水里面扣就好。”

    “哎,我干女儿这么说话就太客气了吧,一部手机而已,怎么能扣你薪水呢,干爹明天送你一个新的,顺便给你配一张手机卡。”

    “不,我需要用之前的手机号,我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方韵的声音越来越小,毕竟这是方韵少有的拒绝行为,说起话来有些心虚。

    “很重要的电话?”顾总的声音更加阴沉了:“丫头,你可不能坏了咱们的规矩啊,咱们说好的身份证除了学校使用之外,都由我保管,没错吧?”

    “是的,顾叔叔,这次我就用一个小时,补完手机卡就……”

    “不行,”顾总直接打断说道:“明天我会让老李给你买一部新手机再办张新卡,就这么定了。”

    说完,顾总直接挂断了电话。

    方韵慢慢的将手机从耳旁拿下来,双眼失神的看着车窗外,眼泪扑簌簌的流了出来,泪眼朦胧的她望着过往的车水马龙,想了想自己此刻的境遇,不由得伏在车窗,泣不成声。

    老李看着身边哭着的方韵,心中不禁哀叹。

    老李作为顾总的老司机,对方韵的事情还是很清楚的。

    顾总和方韵的父亲方总,不但是多年的生意伙伴,还是老同学、老乡!

    这么多年来,顾总一直做地产生意,而方韵的父亲则一直在做连锁实体店的生意。

    方韵可以说出生在了一个锦衣玉食的家庭,她乖巧懂事,认真好学,为了让父母为她感到骄傲,可以说从小到大都是积极努力的认真进取着。

    可惜,方韵爸妈脑海中重男轻女的思想,却是根深蒂固。

    从方韵刚刚出生的那一刻,就有了要二胎的决定,等弟弟方舟出生之后,重男轻女的思想更是发展到了极致!

    父母双方从小就教育方韵,一定要照顾弟弟,什么事情都要谦让着他,这才叫懂事。

    方韵也是这么做的,尽管外人看来家长对待两个孩子是那么的不公平,但方韵却依旧非常疼爱自己的弟弟。

    方舟在如此娇生惯养的环境中长大,自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从上学的那一刻起,就不断惹事,但无奈父母袒护,甚至有时候还让姐姐方韵抗责任。

    如此一来,方舟更是得寸进尺,最终闯了大祸!

    那是在四年之前,方舟高一的时候,也是方韵临近高考的阶段。

    一次打架,方舟将同班同学打伤,原本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被打的同学,竟然是小城市长的侄子,这一下惹了不该惹的人!

    整件事情以私了结束,方舟父母原以为赔了钱就万事大吉,但没想到小城市长因此盯上了方舟的家庭,下令彻查方舟父母的生意。

    而在那个时候,尤其是小城市,哪个做大的生意人会是完全干干净净的呢?

    最终,法院以行贿的名义,抄没了方舟父母的家产,并且还因此带出了几个方舟父母曾经行贿过的官员一起下水……如此一来,方家彻底没落,不但钱财一洗而空,连当年的那些各路朋友都与方家撇清关系,生怕惹来祸端!

    方家父母不认可坐牢,于是将家产赔光,同时又有了不小的欠款,随后两口子决定出国打工,也可以说是避一避口风,于是就将方韵和方舟托付给了最信任的朋友,方韵和方舟的干爹,顾承汉。

    顾承汉原本也是不想接手的,毕竟方家惹上官司,一个应对不慎就容易把自己搭进去,但当他看到方韵的一瞬间,他立刻答应了!

    顾承汉是知道方韵的,但他没想到,当年那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到了十八岁,高三的年纪,竟然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

    当时顾承汉接受方家委托的时候,司机老李也在现场,还是他将方家两口子送到机场出的国呢!

    随后的日子,顾承汉出钱让方韵和方舟上学,但顾承汉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于是在发现方韵唱歌非常好听之后,找了个机会,与方韵谈了一次,让方韵在自己开的酒吧唱歌还债!

    表面说是还债,但作为顾承汉多年的老司机,顾总真正的目的,老李怎么会不知道呢?

    顾总就是想找个借口拴住方韵而已,不然他堂堂一个公司老总,怎么会扣住小姑娘的身份证不放?说是怕她跑路,哼哼,这怎么可能呢?也太牵强了嘛。

    当时方韵在听到这个提议之后,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她一直都是对顾总怀着感恩的心,也想为他做些什么,那时候,她还称呼顾总干爹。

    老李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忆着身边这位可怜姑娘的往事。

    手机看片:LSJVOD.COM现在四年过去了,小姑娘已经改口叫顾叔叔,说起改称呼,那还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是方韵一次唱歌回来,老李开着车,方韵坐在副驾驶,而顾总坐在后车座。

    原本计划是将顾总先送到家,然后再送方韵。

    结果那次到了顾承汉家之后,顾承汉让老李先下车回家,而他要和方韵单独在车上谈些事情。

    老李临走时就已经将要发生的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果然,老李没离开多久,顾总就打来电话,让他返回来,开车送方韵回学校。

    当老李再次回到车上的时候,方韵就如今天一样的伏在车窗边流着泪,顾总已经不知去向。

    老李知道,顾总没得逞,原本以老李对方韵的了解,顾总也不可能得逞,而打那之后,方韵也就不再叫他干爹了。

    从这一次之后,顾承汉再没找过方韵的麻烦,但这小姑娘长的越发的漂亮,老李知道顾总的口味,感觉他已经越来越把持不住了!

    虽然老李明白,顾总肯定不会用什么违法的手段,但这小姑娘凭她一己之力,恐怕还是难逃厄运的吧。

    虽然老李也很喜欢这个迷人的女生,平时对她也比较关心,但在这件事上却无法帮她,毕竟老李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也需要工作,怎么能跟老板对着干呢?

    哎,谁让她生在了一个那样的家庭,还有了一个惹是生非的弟弟呢……老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身边依旧流着泪的方韵,心中感叹:可怜的小姑娘,其实呀,如果她真的和顾总发生了点什么,或许对她也并不是坏事。

    这个年代,这个社会,有个靠山也是好的呀,但方韵肯定不会这么想了,她脑子里还满是风花雪月,满是青春美好,哎……————小城酒吧。

    方舟在酒吧后台正搬运着几箱洋酒,他与姐姐一样,都在酒吧打工还债,但他没有姐姐的才华,就只能在后台搭把手,做一点体力活。

    原本方舟是不用来打工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两年之前,顾承汉忽然要求他也要在业余时间工作,说是帮姐姐分担一点。

    切!

    方舟对于这件事已经耿耿于怀很久了,每次过来工作,都是满肚子的怨气!

    当然,方舟是不敢和顾承汉发脾气的,所以也只能默默咒骂着。

    “咚!”

    方舟重重的将一箱洋酒丢在了仓库。

    “卧槽,方舟!你轻点啊!”

    一个比方舟年长一点的年轻人一脸紧张的说道:“这箱子里的酒比你几个月工资都值钱,上次就是因为你砸了几瓶啤酒,罚了咱俩一个月工资呢!”

    “切,”方舟不以为然的说道:“罚工资怎么了,你的那份工资我不是给你补上了么?”

    “那是你补得么?”年轻人一脸愤慨:“那是你姐姐帮你补的好么?”

    “哎呀,补上不就行了,你管是谁干嘛,别叽叽歪歪的了。”

    “你……哎,你是真不给你姐姐省心。”

    “嗯?周哥,我虽然也是在这打工,但还轮不上你教育我,我才大二,以后毕业了,肯定出人头地,也就不用干这臭活了。”

    “你什么意思?”

    周哥显然被这话给刺激到了,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我虽然没文凭,但我也是凭自己本事赚钱,你看你天天在这干的那丁点儿事情,老板能给你发工资,完全是看方小姐的面子。”

    方舟刚想发飙顶他两句,但转念一想,立刻换了脸色,笑嘻嘻的说:“行了行了,周哥,你两句不离『方小姐』,嘿嘿,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啊?”

    被叫周哥的这位小年轻,名字叫周永康,家里比较贫困,父母没文化。

    从他爸爸给他取的名字就能瞧得出来,父母只是希望儿子永远健健康康的就满足了,于是学习不好的周永康,初中毕业就辍学,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周永康来到小城酒吧一年多了,自打看到方韵第一眼开始,就被眼前佳人完全惊住,方韵只要给他一个小小的笑容,他就能开心一整天,干起活来都全身是力气!

    方舟刚刚的一句话,正说到周永康的心坎上,但周永康知道自己的身份,对方韵这样仙女一般的人儿高攀不起,于是脸色一红,含糊其辞。

    “你……瞎说什么呢……”

    “哈哈,周哥,不要紧,我姐姐那么漂亮,你喜欢也正常,哈哈。”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

    方舟打量着一身脏兮兮的工服的周永康,随后瞧了瞧四周,确定没外人的情况下,靠到周永康耳边说道:“周哥,我这有部手机,你买不买?”

    “手机?你什么时候开始卖手机了?”

    “那你别管,就问你缺不缺手机。”

    周永康摇了摇头。

    “不要?”方舟说道:“周哥,我记得你的电话还是诺基亚1200呢吧,那手机都落伍十年了,还不换?”

    “我哪有钱换,”周永康说:“一部智能手机好几千呢,而且,我也用不明白。”

    方舟坏笑着继续说:“你看看这部手机,怎么样?”

    说着,方舟拿出了一部智能手机,手机很薄,外面包着一个粉嫩的手机壳,看起来非常可爱,也非常高端。

    “这……这不是方小姐的手机么?”

    对方韵观察仔细的周永康立刻认了出来。

    “对啊,没错,就是我姐的,她买新的了,所以这个给我了。”

    “给你了?给你了你为什么要卖啊?”周永康一脸的不信。

    “我的手机还能用啊,而且我手头有点紧,平时也没啥零花钱,所以换点零花钱嘛,我姐今年年初买的新手机,才用了半年,当时花了四千多呢,我就收你一千五,怎么样?”

    “一千五?”周永康说道:“不要,我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哎?不对啊,我说方舟,你姐姐才买了半年的手机,就又换新的了?不会是你偷的吧?”

    “偷?我方舟是偷东西那种人么?”

    “哼,”周永康哼了一声说道:“前阵子收银台丢了五百块钱,一直没对出来是怎么回事,监控虽然没看到你,但我可看到了,那天就是你趁着……”

    “周哥!”方舟显然是被人说到了痛处,连忙打断:“周哥,你别说了,谁都有急用钱的时候,这样吧,这手机我再给你打个半价,八百,怎么样?”

    八百,真的是很诱人的价格了,而且,还是方韵用过的。

    “周哥,”看到周永康还在犹豫,方舟诱惑的说道:“这可是我姐姐用过的哟,连手机壳我都没换,每天她都把电话带在身上,睡觉也放在枕边,不想要么?”

    “我要了!”

    周永康立刻说道!

    “好!周哥爽快!”

    周永康直接把现金给了方舟,方舟也把手机放到了周永康面前。

    周永康刚要拿,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你等会儿,我去洗个手。”

    看着周永康迈着大步跑向卫生间的背影,方舟哼了一声,小声骂道:“傻逼!还想惦记我姐姐,要不是我急用钱,肯定不会便宜你这个蠢货。”

    方舟将八百块钱放在兜里,随后将姐姐的手机卡从手机中拔了出来,一掰两半,丢到了垃圾桶。

    ————“赵总?赵总?”

    上铺的李大国只从床铺上露出个脑袋,盯着摆弄手机的赵荣华说道:“你睡吧,今晚打不通,明天肯定能打通。”

    “哎,你睡你的,别管那么多了。”赵荣华不耐烦的说。

    “不是我不睡,你就在我下铺,一直唉声叹气的,我闭上眼睛听着都渗人,根本睡不着啊。”

    发现赵荣华侧过身不搭理自己,李大国也把脑袋撤了回去,仰面躺在上铺,清了清嗓子说道:“赵总,你不用这么烦心,别忘了,你可是在全院师生面前立下了豪言壮志的,要外出闯荡,这位方小姐突然出现,是不是打乱了你的节奏了?你会为了她留在这里么?”

    赵荣华依旧没有回答,李大国哼唧了两声,翻了个身就睡着了,而在下铺的赵荣华,则依旧瞪着大眼睛,没有一丝困意。

    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我们之间真的能发生什么么?

    她能陪我一起去外面闯荡么?

    如果她不去,我能为了她留下来么?

    方韵,和我的理想,哪个更重要呢?

    今晚突如其来的相遇,实在让赵荣华猝不及防,此时此刻,他已经被脑海里的疑问折磨的无法入睡。

    为什么她给我的电话号一直关机呢?

    哎……难眠之夜。

    ————这里是小城中一处偏僻而又老旧的小区,这里已经没有常驻人家了,只有几个穷租户,付着极低的房租,凑合着住在这里。

    周永康就是其中的一个。

    此时的周永康,正趴在简陋的小隔间里那脏兮兮的床上,自己的诺基亚1200就在身边,而手里摆弄的,就是刚刚从方舟那里买来的方韵的手机。

    这手机带着淡粉色的手机壳,精致漂亮,在整个昏暗的房间里,仿佛是盛开的一朵粉色玫瑰一般。

    周永康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粉嫩的手机壳,甚至还不断的放在鼻子面前闻一闻,淡淡的香气从那手机壳上传来,也不知是手机壳自带的,还是方韵身上的体香。

    一定是方韵身上的香气!

    周永康笃定的意淫着。

    开机之后,周永康发现有锁屏密码,于是立刻拿起自己的诺基亚,打给了方舟。

    “喂?周哥啥事儿啊?”

    方舟的声音很大,而且周围环境很吵杂!

    周永康皱了皱眉:“方舟你这是在哪?这么晚了你不应该回学校宿舍了么?”

    “你别管了,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

    “你姐姐这个电话有锁啊,我打不开。”

    “啊,我忘了告诉你了,解锁图案很简单,直接『Z』字划开就行了,你试试。”

    “啊!开了开了!”

    “行了,拜拜,我忙着呢。”方舟挂断了电话。

    方韵作为一个女孩子,尤其还是漂亮的女孩子,喜欢自拍是免不了的,周永康也深知这点,于是在解锁了手机之后,第一时间就打开了相册。

    “哇!”

    周永康看着相册中满满的方韵美照,如获至宝!

    还好,方韵并没有什么裸拍之类的怪癖嗜好,所有的照片都是生活照,但也足以让周永康乐的合不拢嘴了。

    周永康慢慢的翻动着一张张方韵的美照,每一张都细细品味,放大又移动着看了好几个来回才换下一张!

    “哇靠,这张身材太好了,小毛衣被大胸撑的鼓鼓的!”

    “哇,这大白腿,放大了看也好漂亮,真他妈白啊,皮肤真好!”

    “我操,终于看到穿丝袜的了!”

    周永康翻到一张方韵的全身照片之后,停了下来,两眼放光的看着照片里的方韵!

    一身淡蓝色的连衣短裙,短裙之下就是浅灰色的连裤袜,方韵那一双长腿,被灰色丝袜勾勒的更加完美了!

    “哇这大长腿!”

    周永康忍不住的亲了一下,结果厚厚的嘴唇不但在手机屏上留下了一个脏兮兮的印子,还把照片翻到了上一张!

    周永康急急忙忙的将照片翻回来,仿佛是要抓住稍纵即逝的美好一般,结果慌忙之下,操作失误,左划变成了上划,直接调出了照片编辑的功能页。

    慌中出错,让周永康很是不爽,又划了几下之后,除了在照片上划出几条黑线之外,怎么也翻不到下一页了。

    气急的周永康咬着牙,忍住冲动,小心翼翼的找到关闭按钮,再慢慢的向左一划,终于又回到了这张全身照!

    周永康的眼睛死死盯着方韵那一双灰丝长腿,另一只手凌空抓了抓,似乎是在幻想着自己正揉捏着女神的美腿,享受着丝袜的滑嫩!

    慢慢的,周永康下身胀的发疼!

    周永康从床脚翻出来了一个老旧的MP4,打开媒体播放器,找到一部早就下好,用过不知多少次的A片,直接调到最高潮的部分!

    周永康两眼紧紧盯着手机上方韵女神的照片,耳朵里听着MP4中,传来的女优淫靡的声音,慢慢的,周永康双眼迷离,方韵的照片模糊了,但她那一双丝袜美腿却变得更加清晰!

    周永康幻想着自己扛着方韵的一双美腿,滑嫩的丝袜蹭着自己的脖颈,疯狂的抽插着这位天使一般的女神!

    而方韵则在自己的胯下,皱着眉头呻吟着,双手因为高潮而死死抓着肮脏的床单,一对儿美胸随着自己的大力抽插而上下荡漾!

    “啊……啊……啊……啊……”

    女优在MP4中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销魂,周永康隔着短裤,攥着自己坚挺的男根快速的撸动着……“方小姐……方小姐……方韵……被我操的很爽吧!”

    周永康念叨着方韵的名字,一只手紧紧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撸的越来越快,此时的周永康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方韵美照中的形象更加清晰的出现在了周永康的幻想之中!

    搭配着女优的叫床……“啊!”

    周永康享受的叫出了声,精关大开,黏黏的精液直接喷射在了短裤里!

    周永康则整个人趴在了床上,胯间的手还在撸动着,不断的隔着黏黏的短裤,刮蹭敏感的龟头,享受着射精后的余温……******************今天是小城大学的毕业典礼,炽热的太阳猛烈的炙烤着体育场上的大四学生,他们都穿着学士礼服,又热又闷。

    汗流浃背的他们似乎早就将情怀什么的抛在了脑后,完全不知道这是人生中一个多么重要的拐点,似乎当事人永远都是这样的看不清吧!

    赵荣华其实对毕业典礼是很看重的,因为在他的人生计划中,今天之后,就要出外闯荡了,省城他都没放在眼中,或许会直奔首都也说不定。

    但此时的赵荣华完全没有心思去感受毕业典礼的庄重,更没心情去听校长在那里致辞,原因嘛,自然是因为方韵了。

    从打那次偶遇之后,已经过去了四天,期间赵荣华不知打了多少次那个号码,但一直都提示关机。

    这肯定不是没电了,甚至也应该不是丢了吧,毕竟补一个手机卡还是很容易的事情,也或许,方韵根本就给了赵荣华一个假的号码呢?

    但无论哪种可能,在赵荣华的心中只有一个解释,方韵对赵荣华根本不在乎。

    每当这个解释出现在赵荣华脑海中时,赵荣华都奋力将它甩开。

    不会的,不会的,她明明在临别的时候都拥抱自己了,怎么会不在乎呢?

    但这种辩解,随着一次次的电话不通,随着一次次的失望和越来越强的焦虑,变得逐渐淡化甚至消失了。

    这几天每个晚上赵荣华都会去酒吧等着,按照李大国的说法,方韵至少每两天就会来一次小城酒吧,但这次已经四天了,都没消息,莫非是为了躲自己么?

    随后的毕业仪式,甚至是仪式之后的毕业散伙饭,赵荣华都是懵懵的状态,整个人忧心忡忡,目光涣散。

    赵荣华避开了所有人,独自在角落看着聚餐中的大学同学们,一边喝着手里的啤酒,一边出神的胡思乱想。

    赵荣华并不打算喝多,所以也就不是借酒消愁,他只是觉得自己坐在角落发着呆,手里总得有点什么才行。

    方韵,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赵荣华一直在回忆着自己与方韵的所有交集!

    高中三年,自己苦苦追求,虽然也送过她回家,甚至也大着胆子牵过她的小手,但方韵从来没给过任何的肯定回应,有的只是模棱两可的不拒绝。

    这些不拒绝,在赵荣华看来,似乎都是暧昧的暗示,慢慢的变成了赵荣华的动力。

    然而高三的那一次不辞而别,让赵荣华彻底心碎了,时隔四年,当此大学毕业踏上人生征途之际,方韵再次出现了,而且是以如此梦幻的方式出现。

    结果呢,给他的,还是模棱两可的不拒绝……随后又消失了!

    方韵,你究竟把我摆在了什么样的位置呢?

    “咳咳……咳……”

    赵荣华被酒呛了一口,喷出来的酒撒了自己一身。

    看着身上的酒水,赵荣华苦笑一声,心中感叹:赵荣华啊赵荣华,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四年来你都是焦点一样的风云人物,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算了算了,也许……方韵的那次出现,只不过是老天和你开了个玩笑罢了,也可以当做是苦思四年的奖赏,哈哈,为何非要把这次偶遇当做新感情的开始呢?

    当做旧情的终结,不也挺好?

    原本今晚他还是要去酒吧等方韵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结果不都还是一样么?

    赵荣华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颓废茫然下去了,于是拿出手机,调出方韵告诉自己的号码打算直接删除,就在删除的前一秒,赵荣华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的拨了出去。

    看到手机屏幕上“正在呼叫”四个字,赵荣华自嘲的笑了笑,暗自想着:好吧,最后一次机会!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果然!

    赵荣华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删掉了手机号!

    明天,我就出发离开这里,开始我新的生活!

    赵荣华如是想着,随后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酒,伸了伸胳膊,离开了聚餐的饭店,独自回了宿舍。

    ————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正在休息的顾承汉。

    “喂?”

    显然,顾承汉心情不太好,看到是自己小城酒吧的店长,语气更加的不客气了:“什么事儿啊?”

    听着电话里店长的报告,顾承汉大皱眉头:“什么?妈的,这小子真是给脸不要,这次好好教训教训他。”

    说完之后,顾承汉忽然想到了一处关键,瞬间眉头舒展,对小城酒吧的店长说道:“小吴,你好好查查他,看看之前还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如果有的话,这次新账旧账一起算,然后今晚我会过去亲自处理这事儿,你先把他给我吊起来,抽一顿再说。”

    说完,顾承汉得意的挂断了电话。

    今年四十多岁的顾承汉,可以说是一位成功人士了,至少在大部分的普通人看来是这样的。

    抓住了小城地产刚刚兴起的一波浪潮,将生意做的不小,如今地产市场渐渐饱和,小城也没什么更好的前景,于是转战省城,在省城开了很多商城综合体,虽然生意不如万达等知名品牌做的大,但也可以说富甲一方了。

    除了省城,在周边城市中顾承汉还开了五家酒吧,算是提前投资,但按他的话说,这是给自己留的家底。

    周边城市的治安相对省城要差一些,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就更不要提了,一到晚上,基本就都是恶势力的集会,在狂野的音乐中,整个酒吧基本都弥漫着疯狂和杂乱,当然,也有例外,就是方韵上台演出的时候。

    一开始,方韵这么漂亮的美女上台弹琴唱歌,酒吧中的混混们还都吹口哨起哄。

    但当知道这是顾总安排的人之后,大家都明白顾总的势力,也知道这个在台上弹琴唱歌,仙女一样的方小姐,就是顾总的人,也就都收敛多了。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韵的个人魅力完全展露,这些混混们居然也自发的成为了方韵的粉丝!

    但在沉迷于歌声好听的同时,大部分人还都是感叹:妈的,有钱真好,这么极品的妞儿,估计顾总能天天享受吧?

    在顾承汉的安排下,最近这几天方韵周转于各个酒吧,连着四天换了四个地方。

    自从方韵找顾承汉要过身份证之后,顾承汉就一直拒绝方韵来小城的要求,但今天是第五天了,即便是挨个踩点,也该轮到小城酒吧了吧。

    方韵此时摆弄着顾成汉买给自己的新电话,双眼迷茫的看着电话的黑屏出神,心中想着:现在已经三点了,如果顾叔叔同意我去小城的话,现在问问还是有机会的!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方韵再次拨通了顾成汉的电话。

    “顾叔叔,今晚是安排我去小城酒吧么?”

    “是方韵啊,没错,今晚你是去小城酒吧演出,一会儿我让老李去接你,对了,演出服我也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老李一起带过去。”

    “啊,”方韵没想到顾叔叔答应的这么快:“顾叔叔,演出服我自己准备就行了,一直也都是我……”

    “今晚不一样,”顾承汉打断了方韵:“今晚小城大学毕业典礼,会有一些大学生来咱们那里玩,我给你准备的都是青春活泼的应景服装,你演出的时候也唱几个应景的歌,我今晚会去看你演出。”

    对于顾承汉来看演出,方韵没什么惊讶的,小城也是他的家乡,他经常来这里听自己唱歌的,但刚刚顾承汉说今天是小城大学毕业典礼,会有毕业生来酒吧,那赵荣华也会来吧,一定会的!

    这几天我都没法和他联系,留给他的电话又打不通,他肯定又怪我了吧!

    一想到这,方韵的眼眶就泛起了泪花。

    “喂?”顾承汉听到方韵好久都没说话,喂了一声。

    “啊,顾叔叔我在,对了,我今晚表演完之后,能不能自由活动呀?我想见个朋友。”

    “见朋友?”

    “嗯。”

    “等你演出完,你想做什么我就不管你了,都由你决定。”

    “太好了,谢谢叔叔。”

    方韵开心的挂断了电话。

    ————本章完